遠派的輕騎斥候回報了一個前線節節敗退的消息,聞訊後的單于拾起了久未使用的長弓,穿帶起那銀白光可鑑人的白銀甲冑,套妥了鑲有波斯寶石的精鋼彎刀,圍上了那白狼毛的護頸,一躍而上了全覆鎖子的蒙古坐騎,領引著帝國最後一批禁衛鐵騎奔向那白漠荒原。

妳可有曾問過我們心中的那最一批禁衛到底是什麼,他們戰戰兢兢守護著的又是什麼,我們一支支訓練有素的強大鐵騎在殲滅敵人前鋒的同時也不分青紅皂斬殺了友軍的來使而孤立無援,直到前線告急,我們只能以僅存的最後一旅騎兵在那下著雪的荒原與下了最終總攻擊命令的敵兵浴血奮戰,在彼此殺紅了眼的同時,我們早忘記了我們希冀的安穩生活是什麼,我們離開了游牧而落居的原因是什麼,我們只知道催眠自己有朝一日我們的鐵騎將可以為我們打下大大的疆土,然而卻失了算,我們的帝國在地圖上佔的版圖確實更加的巨大,但遠征的軍旅從邊疆國界復掃回都時卻發現,越接近帝國核心就越只見一個個傾頹的城牆,不再香煙裊裊的廟堂,殘破不忍目睹的民居,這外表光鮮碩大的帝國正從核心開始崩壞,當核心不再被滋養時,一切最絢爛的將從其乍現,如同從中心爆出的燦爛煙花一般,在外圍光彩奪目的同時,心中深處卻正在散盡敗壞腐朽消逝。


swfantast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你也跑了一趟啊?<br />
    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