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心理築了一道道滿佈流刺的高牆
我們在每一座塔樓每一個城垛每一個甕城裡的每一個垛孔佈滿了一個個身負強弩的射手
在每一個敵兵來犯的夜裡射殺每一個敵人與每一個不是敵人的敵人
我們斬了來使焚了和議書
我們不談判不妥協不嘻皮笑臉
我們失智發狂敵我不分
我們因噎廢食杯弓蛇影看到黑影就開槍
我們守到了最後才發現
原來我們不是個卒子不是個相不是個城裡的王我們只是個被自己困在深宮大院裡的囚
最終兵疲馬困缺水斷糧困死了自己

只是
我們何嘗不想大開城門
擁抱每個來自遠方的商旅親吻每一個異鄉的臉孔

我想我需要的一點發自於信任的勇氣吧

swfantast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