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抑鬱寡歡
我們懾服在冬雨夜的淒美裡
我們獨自一人在這該死的寒夜裡發冷顫抖睡去

輕觸臉頰的顏色是什麼???
溫暖的氣味又是什麼???

即使被擁吻著
我們的身體和心還是像屍體一樣冰冷像峽灣的迷霧一樣迷茫
像被困在廣袤的漠原裡
只能翻動著凍土層下的根莖啃嚼著結了霜的寒草揉擰著寒冰啜吸著一點血紅的汁液

我們的馬匹倦了輕弓弛了射環脫了
我們再也無法游牧也無法落居
我們連再見也無力說出

在這貧瘠的情感大漠裡
我們的每一個到來都是為了即將的離去


swfantast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