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就是個頭上吊根紅蘿蔔的驢子,驢子追著永遠無法到達的蘿蔔,而我們則永遠追逐著已流逝的過往,
我們反省,我們懊悔,我們遺憾,我們被夢魘纏身,我們背負著盤根錯節無法甩去的業障,
於是,夜夜盜著汗在慘白的床單上驚醒,哭泣,
我們墜落到我們自己允諾的地獄,被燒了喉拔了舌,掏了心吸了智,
活著的時候痛苦,沒想到死了比活著更痛苦。

活該,
我們在當了個浮士德後才發現,竟然這世界最迷人的她們,也都只是妳最拙劣的複寫。

所以,驢子仍在追著紅蘿蔔,
我們仍在每一個早晨新生,在每一個夜裡死去,用每一個明天追逐著每一個昨天裡的妳。

swfantast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