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只不過是打個電話問我老媽扣繳憑單上的數字
寫的是多少想報個稅說,結果他又拿出「所以說做
妖就像做人一樣,要有仁慈的心,有了仁慈的心,
就不再是妖,是人妖。人和妖精都是媽生的,不同
的是人是人他媽的,妖是妖他媽的。」的那招。馬
的我簡直快瘋了,瞬間歇斯底里休克斷氣。

天曉得為什每個媽媽都有做唐僧的潛力,你問的問
題她永遠都回答不到問題的核心,你做的事她永遠
可以提出相反的意見,你交的男朋友她永遠會嫌他
臉斜鼻子歪坐姿有問題筷子拿不好,你永遠是在她
襁褓中那個長不大的孩子。

記得20歲時在我心中那小小的存在主義自主性自覺
終於戰勝了威權,我讓她知道從我呱呱落地起我們
雖有著相連的血緣卻有著脫鉤的生命,我讓她知道
在她看不順眼的一切中經歷的是我不是她,我讓她
知道我跟她說的每件事不是在詢問他的意見而是尊
重她是我媽的報備,我甚至讓她清楚的知道我不會
再接受她用身為我母親的權威來壓迫我做任何的決
定,我更讓她知道我知道她做的一切都是愛我但她
如果真的愛我就更應該讓我對自己做的一切負責,
即使是個錯誤,反正兒孫自有兒孫福。

老媽現在還是一直唸一直唸,不過也僅止於一些狗
屁倒灶的事,我想,她大概是用碎碎唸來體現自己
的存在,所以通常只要症狀不是太嚴重也不會去打
斷她身為人母的樂趣。

當初唐僧西天取經的那門生意風險這麼大,路上唸
些金剛經大悲咒也無可厚非,也是,為人母嘛,也
總得不免俗的唸個一兩下,也算是為懷孕身產的折
騰討回幾成先。

所以,全天下的媽媽便都成了《大話西遊》裡的唐僧。


swfantast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