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歲的他和愛人愛的一發後,默默地從口袋掏出了一把點
九口徑的槍,開了門,走到河堤的草叢旁,找了個舒適的
地方拿槍頂者自己的頭「碰~」子彈腦漿和著血從頭的另一
邊併裂出帶著過剩的青春力量飛向天際。

他以為這是最沒有痛苦的自縊,可惜的是,他眼黑了,看
不到了,但是痛苦仍在,子彈的破壞僅止於對於一切動作

swfantast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